公子顷

即使很遥远。

十一月十九日纪事

拉萨的天气一日较一日寒冷起来。

生活也一日胜一日无聊,时常在想,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的生活真的存在吗。

红瓦霜台,绿蚁醅酒,最喜欢的不过是窗外寒风凛冽,而自己身处室内就着暖火偶添薪柴。

世间人皆是如此啊,唯有身在岸上才得以好整以暇地看江涛汹涌。

而我自己也是,应当想到这点才是,什么是精致的利己主义呢,所有人都是啊,利己性这一点根植于体内的。

所有的事情应当有个了解才是,所有的事情出发点都在自己才是,虽然曾读阳明之心学觉得未免唯心主义了些,但仔细想想,未尝没有道理。

对于整个无穷无尽的宇宙而言,你自然与他物联系为一体的,于你本身而言,世界只有你罢了。

如诗

我觉得生活怎么会简单呢,喜欢与否向来不是个人能决定的啊,怎么能将生活过得像诗一样呢。我觉得太窘迫,的确啊,我不太明白成年人的世界,但怎么做人我自己知道,你可以去死可以想怎样就怎样,但你没资格说别人,我爱怎样怎样,我高兴就行,滚吧,傻逼。

白鹭

  暑假的时候他回了趟老家,夏天清凉的风从车窗吹进来,心中的烦闷也被吹散不少。静静看着车窗外飞快消逝的风景,从高楼大厦到绿油油的稻田,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的转变也只在转瞬间。河水静静流淌,在起伏处奔腾。夏蝉在树上拼命鸣叫,歌唱着它们短暂的生命。他呆呆看着风景,内心是如棉絮般难以说清的情绪。

  他在中途下了车,走向了水边的稻田,沿着田埂漫无目的的行走,他的脑海里想到了儿时看过的童话,传说有个人捡了一只田螺,然后田螺化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为他洗衣做饭。传说遥远的星球有个孤独的王子,每天一个人看43次日落。他已经三十岁了,内心却还期待着捡到一只田螺,晚上偶...

缓慢的,独有情钟。

最近倒霉。 

一点都不开心。

什么时候能走啊。

这里好烦好累快点高三快点毕业。

让一切从头开始。

偏偏自己将路堵死。

努力吧

风吹动我的发
雨淋湿我的肩
可我依旧喜欢你
这个世界啊
给了我莫大的孤独
但我喜欢你
就像天山融化的雪
就像黄河奔腾的泥沙
我喜欢你
不顾风雨
不顾岁月
不顾南北与东西。

© 公子顷 | Powered by LOFTER